欢迎访问安徽档案网!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珍品博览
三份报告还原营救美国飞虎队飞行员经过

  

作者:潘进辉 | 信息来源:《安徽档案》201606期 | 发布日期:2017-02-17

1945年3月,抗日战争即将进入最后的决战阶段。就在3月30日这一天,一架美国飞虎队飞机坠毁在歙县凤凰乡木坑保附近(现为溪头镇西坡村),飞行员跳伞挂在树上,当地政府和群众立即展开营救,成功救出一名美国飞行员。围绕此事,三个不同的机构,分别向民国歙县政府县长张明时上报了三份报告,这三份报告现珍藏于歙县档案馆,依据馆藏的三份报告档案,和当事人的回忆,可以清晰地还原出歙县人民营救美国飞行员的过程。

第一份是凤凰乡木坑保保长胡启德向歙县县长的报告,内容为:报告 民国三十四年三月三十日 本保办公处 窃本保今日上午十一时许,发现盟机壹架飞过临空,经本保盘旋数周,因机件发生障碍,即时坠落,机师一名乘降落伞落地土名城宇岩。职与乡所警长吴修芳及民众等,即前往该处,问明是美国机师,告以无恙。职当即派保民汪则友等两人随陪机师及什物等伴送县府,以尽职责。仰祈钧长鉴核,实为公谊。谨呈歙县县长张 凤凰乡木坑保保长胡启德

    第二份报告(应为电报),由凤凰乡乡长姜观寿向歙县县长的报告。内容为:歙县凤凰乡公所 代电 盟字第143号 民国三十四年三月三十一日 歙县县政府县长钧鉴,据报本(三)月三十日下午二时,本乡木坑保附近,有飞机降落等情,当即派副乡长徐世元率同干事事务员驰往探查具报。兹据复报,经查,系同盟机一架降落在柴头尖山地,当时机身触地焚毁,有美籍航空员一名,即饬当地木坑保保长发动民众予以保护优待,谨报核示等情。除一面派员前往木坑保会同保长看守毁机外,派副乡长伴同该美国籍航空员护送钧府。仰祈鉴核。凤凰乡乡长姜观寿  盟寅〈世〉 叩  外附降落伞一把 

    第三份报告为溪头小学校长兼溪头保保长程静澜向歙县县长的报告,内容为:昨日上午十一时三十分,属保上空突然发现盟国机一架仓惶盘旋数周,因以机件上损坏,后即坠落于凤凰乡属木坑保山里坑地方前山谷中。本保即派员四出搜寻,当在该地方由人民汪某等救护到达本保,计有美籍飞行战士R·LEY WERDON BRNEY壹人,因降落受伤过重,且时已近暮,该员乃在本保国民学校休息,该机坠落汽缸炸破,比即焚毁,即将该战士派员护送前来钧府,仰祈核转,以尽盟谊。 谨呈 歙县县长张 兼校长程静澜

    三份报告叙述的是同一件事情,即美国飞虎队战斗机在木坑保附近坠毁,飞行员跳伞负伤,当地人民积极营救。坠机时间为1945年3月30日上午11时许。凤凰乡乡长姜观寿上报的时间,为下午2时许,应当有误,因当时乡一级还没有电话,下午2时许,应为他们接到报告的时间。坠落地点,三份报告也不尽相同。坠机地点现在人称舂米坦,报告上所谓的城宇岩、山里坑对面山谷、柴头尖,均属于对那一块山场的不同称呼而已。笔者曾在坠机点乡镇工作过15年,熟悉那里的山山水水,当地的一些老农,曾饶有兴趣地和我谈起过美国飞机坠毁及营救美国飞行员的一些详细经过。原歙县民国四大富绅之一,蓝田人叶峙亭儿子叶楫民,曾一起参与营救和接待美国飞行员,并写成了《接待美机失事飞行员》的回忆录。2001年,我还亲身到过坠机地点,望着依稀可辩的坠机撞击坑,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

    1945年,随着盟军的节节胜利,日本军国主义已基本丧失了制空权,在歙县上空翱翔的主要是美国飞虎队飞机。3月30日上午11时许,歙县溪头,一架美国战斗机,喷着浓浓黑烟,伴着刺耳的轰鸣声,在低空盘旋了一周又一周,许多老百姓跑出家门,仰头四望,星条旗清晰可见。不好,飞机要失事,人群中一些人喊了起来。果不其然,飞机一头向西坡方向的大山深处猛烈撞去,不一会儿,似天边闷雷的爆炸声,十几里之外的溪头村民都隐隐可闻。原来,飞机坠落在凤凰乡木坑保一个大山深处的半山腰里,将一块山地撞击出了一个大坑,并起火燃烧起来。飞行员跳伞,落在坠机点200米开外的一片树林里,飞行员连人带伞被挂在一颗大树上。这一切,被正在地里劳作的木坑保村民汪则友父子看得一清二楚。此时的父子俩,已被这“天外来客”吓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不一会,树林里传来了依哩哇啦的呼救声。救人要紧,父子俩快速向树林里跑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将飞行员从树上救了下来。父子俩一看被救的人鹰眼钩鼻,浑身长毛,说话象鸟叫。这时,在附近山场劳作的村民纷纷围拢到飞机失事处,有人说,是美国飞虎队飞行员,赶快报告保长。于是便有人向木坑村跑去报告,有人将飞行员搀扶着走出树林来到一块空地处。质朴善良的村民拿起焊烟筒给美国飞行员抽烟,美国飞行员连说:NO,NO。村民们也知道是不抽烟的意思,但又不知道如何处理,只能静待保长的到来。

    大约一个小时,木坑保保长胡启德,凤凰乡乡所警长吴修芳及部分民众赶到。保长安排村民将飞行员搀扶下山,踏上前往溪头保的一条山路。凤凰乡副乡长徐世元率同事不久也赶到了,一行人簇拥着美国飞行员缓缓向溪头村走去。此时,美国飞行员走路开始一瘸一拐起来,原来美国飞行员,在跳伞时脚踝受了轻伤,加之穿上皮靴,走起路来十分缓慢。十二、三里山路,走了二个多小时,到溪头时已是下午5点多钟。此时已暮色四合,为了安全起见,护送队决定让美国飞行员在溪头东门头富溪饭店住宿一晚。

    洋人来了,溪头富溪饭店顿时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想争着看一眼美国飞行员的模样。美国飞行也很配合,频频向村民们招手,口里不时喊着:Thanks.OK.I love you等村民们根本无法听懂的英语,引得村民们一阵轰笑。离溪头富溪饭店不远处的溪头国民小学校长程静澜,教导主任叶大诚,教员叶楫民、叶孝春,也一同赶到了富溪饭店。叶楫民、叶孝春两名教员学过英语,和美国飞行员攀谈后得知,他叫雷乞而,今年24岁,隶属于是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是来中国帮助抗日的。因当时人多嘴杂,为了安全起见,几位老师将美国飞行员邀请到溪头小学入宿。

    叶楫民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道:“飞行员个子甚高,发黄而稍卷,说话极快,余与孝春均感难以应对,只得连说带比划。大诚敬上香茗,雷乞而回敬美国香烟,并掏出自来火为余等一一点燃。雷乞而说,大山区把他累坏了,飞机无法迫降,只能选择没有村庄的地方迫降,但风险也更大了。听后,大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飞机盘旋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是在寻找合适的迫降地点。随即又展开一幅精美地图,询问歙县与雄村方向,余等皆指示之。雷乞而用小指南针测算,不时频频点头。这时雷乞而将地图翻到背面,请余等签上地址名字。签名后,余等见已有贵州、浙江两处签名,窃问其故?雷乞而说:这两处是自己驾驶飞机失事的地点,今日这次已是第三次了。”如此看来,雷乞而运气真好,大难不死,但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中国军民舍命相救,雷乞而才能遇难呈祥。

    当晚,溪头小学热情款待了雷乞而。叶楫民回忆,晚餐有肉、鱼、豆腐三碗,加上一碟面包。在当时,这些菜已经是很丰盛了,平常人家只有到过年才有可能享受到这样美味。雷乞而用汤匙勺菜,撮饭就包啖之,嘴吧直咂,似乎饭菜口味甚好。膳毕,雷乞而一拍肚皮伸出拇指,说:OK!接下来问可不可以洗澡。叶楫民等,从农户借来过年杀猪的大木盆,抬入房间,兑好水后,雷乞而从背包里取出衣裤,又打开一瓶药水倒少许入盆。浴毕,要求换鞋。叶大诚从家里取来一双布鞋,雷乞而穿后试步,大声赞道:“好舒服的鞋,可惜美国买不到。”大诚说:“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如何?”

    雷乞而连连道谢。无意中大诚挪动了雷换下的鞋,觉得甚重,大家好奇而秤之,足十斤,大家皆咋舌。又见雷乞而行动微跛,询问其故,告之降落伞挂树枝,割绳落地扭伤了脚踝。大诚说,让他看看,随之取少许白酒倒入碗中点燃,用手醮着发着蓝光的白酒快速在雷乞而伤处擦拭,少时令试走,果伤痛大减。雷乞而好奇异常,闻闻酒说道,只知道美国酒精可以消毒,未想到中国的酒精还可以治伤,太神奇了。大家看雷乞而憨态可掬的样子,莫不捧腹大笑。

    第二天早饭后,由程校长雇来轿子轿夫,全体学生穿上童子军服装,佩紫领带,列队于校门送客。程静澜等全体教员,陪雷乞而缓缓步出,雷极亢奋,又是拍照,又是敬礼,又是握手,最后雷乞而依依不舍上了轿子,程静澜还有木坑保汪则友、凤凰乡副乡长徐世元等人陪同前往县府。

    从坠机之时起,木坑保保长胡启德,凤凰乡工作人员,及当地部分村民对坠机日夜守护,严防死守。三日后,县政府军事科长陪同雄村中美合作所两位美军军官及翻译,在程静澜的陪同下到达坠机地点视察。同时命令凤凰乡安排木坑保、溪头保村民将飞机残骸抬到新馆的公路上,由美军装车载去。后来雷乞而还将相片若干张寄到溪头小学,可惜没有一个人能保留下来。

    不久,凤凰乡、木坑保、国民溪头小学均得到县政府的奖励,国民溪头小学获奖状一张,法币300百元。凤凰乡、木坑保获奖多少,因没有查到原始档案不得而知了。现在看来,美国飞虎队飞机坠机事件,对县政府来说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高度敏感,三个不同机构的三个报告,一方面反映出对坠机事件的高度重视,另方面这三个不同的机构也有一点邀功请赏之嫌,都特别强调自己是如何如何。但是,歙县人民营救美国飞行员是真心实意,发自内心,且不计报酬的,正义战争必将赢得人民的支持。

    随着时光的流失,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过去。但有了档案,历史的瞬间,就会被永远定格,我们就会永远记住作为同盟国的中美两国,与日本法西斯浴血奋战,不怕牺牲,可歌可泣的悲壮一页。历史不容忘记,他将永远启迪后人,昭示未来。



责任编辑:余育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