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档案网!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珍品博览
余则成、翠萍原型---金寨籍老红军王文、王凤岐的传奇人生

  

作者:胡遵远 | 信息来源: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 发布日期:2016-04-06

2016年3月16日,红色“特工”王凤岐的骨灰运到安徽省金寨县,与早期安葬在金寨县革命烈士  园的丈夫、金寨籍老红军、红色“特工”王文合墓。由此,王文、王凤岐的“特工”人生、传奇故事,再次成为金寨人民茶余饭后、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有消息表明,王文和王凤岐夫妇就是电视剧《潜伏》里余则成与翠萍的原型,《潜伏》以及老电影《地下尖兵》中许多剧情就来源于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站的真实工作场景。

王文(1917—1992)原名吴启满,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人。1931年参加红军,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到莫斯科学习无线电通讯和情报知识。回国后在北平、上海等地从事情报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处长、处长、副局长等职。1992年7月因病逝世。
    王凤岐(1916—2016)原名刘桂芬,河北省安新县大张庄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区妇联武装部游击队长,后在北平从事情报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天津公安局边防检查股股长等职。


    一、瞒着父母  参加红军


    王文,1917年3月出生在桃岭乡胡店村一个贫苦农家。因家庭困难,不得温饱,他没有上学的机会。
    1929年5月以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金寨县境内先后爆发了立夏节、六霍两大武装起义,建立了革命政权,相继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第32、33师,红25军等多支工农红军队伍,后发展为红四方面军。王文的两个哥哥都参加了红军,他也参加了儿童团,站岗放哨,保卫苏维埃政权。
    1931年4月,14岁的王文和两名青年瞒着父母,步行40多公里,找到红军队伍,要求参军。后被分到红4军第11师第31团政治处当勤务员。在这里,他学会了识字。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三、四次反“围剿”斗争中,他作战勇敢、表现突出。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转移到四川通江地区后,他由普通一兵逐渐被提升为连长兼指导员,并正式转为中共党员。
    1935年5月,王文随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三过雪山草地,历尽千难万险,1936年10月在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后来,王文又参加了西路军,与国民党马步芳、马步青部在甘肃“河西走廊”等地展开激战,在甘肃永昌战斗中左胳膊负伤。伤好后,王文所在的部队在军政委李先念的率领下,突围后到达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
    1938年初,中共驻新疆代表陈云建议并经党中央同意,从红军队伍中选派王文等文化水平相对较好一些的20多人,到苏联莫斯科学习无线电通讯和情报专业技术。王文由此而成为“留苏学子”。
    王文当时连小学文化程度都不到,要学习无线电通讯、电学、物理学、数学、社会发展史等课程,难度非常之大。但是,经过血与火、生与死双重考验过的红军战士,其坚强意志和刻苦精神是非凡的。经过一年多的勤学苦练,王文熟练地掌握了无线电通讯和情报专业的相关知识和技术,成了一名合格的“红色特工”。
                      

    二、赤手空拳  死里逃生


    王凤岐,1916年出生于河北省安新县白洋淀一个小渔村。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王凤岐参加了青妇会,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百团大战开始后,组织上看她胆子大、打枪准,又将她调入区妇联任武装干部,   随地方武装辗转河北一带,与日军展开游击战。
    战争是残酷的,恐怖、流血和死亡随时都会出现。但是,这个不想当亡国奴、当时只有20多岁的农村姑娘,却能勇敢地去面对。她们时而和雁翎队一起在白洋淀神出鬼没地突袭侵略者,时而带领游击队跑到路边放倒电线杆破坏鬼子的通信,时而再把大路捣毁得一团糟不让敌人顺畅通过......日本鬼子明明知道这一带游击队很活跃,可就是找不着他们,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可是,有一次,鬼子突然包围了村庄,把王凤岐和老百姓都圈到了一起,在汉奸的帮助下,鬼子抓住了王凤岐。逮住了游击队,鬼子洋洋得意,两个鬼子兵把王凤岐五花大绑、押回县城准备严加审问和处置。一路上,王凤岐一声不吭、闷头儿听着鬼子兵的命令走,可她心里一直在盘算:“必须跑,必须活着,我要继续打鬼子!”坚定的信念很快地把她被抓时的惊慌一扫而光,她一边“老实”地走,一边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寻找机会。当走到白洋淀边上的时候,时机出现了!那时的白洋淀还是“游鱼细石直视无碍”,两个鬼子兵走神了,看着水里的鱼、叽哩哇啦地指指点点......王凤岐看准时机使尽全力左右开弓,一肩膀一个,硬是把两个鬼子兵给顶掉水里去了......王凤岐扭头、风一样地狂奔而去。两个举着三八大盖的大鬼子,让一个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从眼前跑掉了,而且还是刚刚逮住的、八路军的、游击队长,丢脸已在其次,关键是这事兜不起啊!两个小子真是吓坏了!从水里爬出来便狂追不舍,边跑边开枪,枪声又引来了其他的鬼子、汉奸,他们嗷嗷地叫着一起追,子弹打得庄稼杆扑簌簌地折断了很多很多。
    好一个王凤岐,在双臂紧锁的情况下,一口气跑了50里,把敌人累得筋疲力尽越,可是越追越是看不见人。王凤岐感到比较安全以后才停来,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头撞开一户老乡的屋门,随后就喷了出一口鲜血。后来,王凤岐回忆这段绝命的逃亡,说:“我把自己的肺都跑炸了”。
    像这样惊险残酷的战斗还有很多次。1941年,日寇的五一大扫荡开始了,在整个冀中地区施行“三光政策”。当时已在晋察冀十分区定兴县担任自卫队队长的王凤岐和战友们,突然遭遇了鬼子的包围,日本兵和伪军人多枪多子弹多,自卫队付出了不少同志的生命,才敲掉一部分敌人、杀出一条血路完成突围。突围之后,又经过连日死神相伴的行军,才到达平西革命根据地赵各庄。


 

    三、为了潜伏  闪电结婚


    1942年,王凤岐被调到易县华北社会部学习。学习内容以掌握敌占区北平、天津的城市生活和民俗风情为主,背诵并牢记地名和街道名称,为派往敌占区做好地下工作作准备。王凤岐虽然文化水平较低,但是记忆力惊人,两个月后的考核结果让教员屷感到非常满意。
  随后的一天,华北社会部副部长钟子云给王凤岐引见了一位身穿军装的青年人,让他们在一起多交流,并说“如果谈得来,今后会在一起工作。”
  这个青年人就是王文。1938年,经中央密派赴苏联学习情报工作,1940年回国后携电台在北平妙峰山一带活动,负责平西情报站的转发工作,归华北社会部领导。此次,组织上让他遴选一位女同志假扮夫妻,潜入北平腹地,组建新的情报站。
  20天后,华北社会部部长许建国电话征求二人意见:如果谈得来,组织上批准他们结婚;如果谈不来,为了革命工作,也要以夫妻的名义去北平。
  二人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服从组织决定。几天后,秘密地举行了婚礼。婚后,他俩和一个陈姓的老太太(对外称是王文的母亲),组成一个临时家庭。
    1942年冬,“一家”3口先后离开易县,相继进入北平,住进鼓楼南大街烟袋斜街小石碑胡同11号。在朋友“七哥”叶绍青的帮助下,儿子每天到书店照顾生意,婆媳俩操持家务,表面上日子过得还算体面。11号院子住着两户人家,陈老太太家租了两间小平房。因为院小房少又有点吵,不久,一家3口又搬到旧鼓楼大街西边、紧邻着北城墙大石桥胡同7号。7号是个独门独院,南、北两个院6间房,宽敞、气派。屋子内一水儿老式红木家具,古色古香。更可心的是房东是日本宪兵队翻译官,对门儿是伪警察所的张警长。这在日本人占领的北平四九城,有这么二位罩着,谁还会来找麻烦呢?
    开始,平西情报站规定,王文和王凤岐3个月内不准活动,主要是熟悉环境。 3个月后,“七哥””叶绍青把王文在北平妙峰山游击区使用过的5瓦干电池发报机,托法国朋友秘密运进北平。没想到,这北平城里,交流电线多、干扰大,天线又不能架得太高,电台输出功率太小,和平西情报站的电台一直通联不上。经平西情报站领导同意,王文决定自己组装一部发报机。
    想在日伪统治下的北平城组装一部电台,其困难和危险是可想而知的。王文决定化整为零、分头购买电台零件。隆福寺、护国寺、白塔寺庙会时,马路便道上有些人摆旧无线电地摊的,卖些旧零件。王文就趁赶庙会时,有合适的就买一件。
    经过两个多月的游击采购,王文运用在莫斯科所学的知识,计算、设计、画图,开始组装电台。一台有三个6L6真空管、输出功率为30瓦的发报机,终于组装成功了。此外,王文还搞到了一部美国海军用的长短波两用收音机,并将其改为收报机。
    在日伪统治下的北平,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架天线,必须伪装。于是,王文就弄了个粗铁丝,白天晾衣服,晚上搭上电台的线,就成了天线。为了增加天线的长度、高度,王文将30多米长的天线拉出,拴在两根竹竿上,放在南房上。
    为避开日伪侦测台监听时段,王文就在后半夜2点到5点,抓住空隙,与华北社会部电台通联。除了打时间差避开日伪侦测台,他还大胆地模仿日伪电台报务员的手法。这样,就是日伪电台报务员听到呼叫,还以为是自己人的电台在工作。还甭说,这招很管用!就这样,鼓楼街7号院发出的红色电波,频频飞越古城、传到平西。
    对外,王凤岐是位职员太太,很光鲜。可实际上,当时,党的地下活动经费很紧张,一家3口连饭都吃不上。为此,贫苦出身的王凤岐想了很多办法。天黑以后,她换上旧衣服,悄悄地到菜市场拣别人掰剩下的菜帮子、烂萝卜,回家洗一洗,放点盐煮着吃。她还养起了鸡。养鸡的好处既可以吃鸡蛋,给王文补身子,和翻译官太太、警长太太拉关系,又可以借喂鸡、捡鸡蛋、开门找鸡的机会,观察院子内外、胡同里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
    1943年8月7日,“七哥”叶绍青急匆匆赶来通知王文、王凤岐:藏好电台,立即撤离。夜里9点多,王凤岐用红包裹好改装的收报机,送到东四十一条胡同西口交接点,交给了地下交通员黄云。
    王文撤到河北阜平史家寨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房子退了、户口也销了,但是王凤岐并没有出城,而是在北平继续潜伏,直到抗战胜利才撤回解放区。
    1944年2月,一切平静后,王文第二次潜入北平,继续开展情报工作。两个月后,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部长许建国派王文前往上海,到李振远情报组和郑凯一起继续做地下工作。

 

    四、三进北平 情报抵上十万大军


    1946年10月15日,王文第三次潜入北平城建立秘密电台,掩护身份是阜成门内巡捕厅胡同(今民康胡同)影悟无线电商行的技术员。
   “影悟无线电商行”是秘密党员苏省悟为掩护工作、向北平有关部门申请开办的,对外挂牌营业,以修理收音机为主,苏省悟为经理、王文为技术员。
    1947年4月,苏省悟在国民党新一军当战车队队长的同学程震来到北平、住进了苏省悟家。他一住就是3个月,这给王文发送情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程震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喜欢喝酒、唱戏、凑热闹。他不睡觉,王文收到的情报就没有机会译成电报,夜间发不出去。一次,敌人要袭击我河涧等根据地的情报得到后,就是因为不能及时发出而使敌人阴谋得逞。王文对此心急如焚,他找到苏省悟,一起商量应对的办法。
    之后,只要来了情报,苏省悟便主动拿着胡琴,到程震的房间找他一起唱京戏。苏拉程唱、程拉苏唱,如此反复,将程震缠住。王文就在修理收音机的屋子里摆上修理收音机的书籍和线路图,装作学习修理知识的样子,以此掩护译电工作。因为程震和其他人的干扰,有时一份电报需要分四五次才能译好发出。由于王文是在危险情况下发报,所以根据地的电台报务员常常是几个人从凌晨2点守候到早晨5点,一有电报几个人同时抄写,尽量避免重复,以便王文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内将电报发完。这样,既能减少被程震发现的危险,又能减少被敌人侦测的可能。
    1947年1月4日,蒋介石从南京飞抵北平,召集傅作义、孙连仲等高级将领开会,策划驻石家庄的蒋介石嫡系精锐部队新3军第7师全部和军直特务营共8000余人于10月15日开始北移保定。
    打入敌司令部工作的共产党员刘光国及时将这个情报传递出来。王文收到情报后迅速译报,在夜间分几份电报发了出去。
    晋察冀军区接到这份情报后,司令员聂荣臻立即调动部队,从徐水地区奔袭100多公里,赶往定县城北清风店地区迎敌。
    在朱德、聂荣臻、罗瑞卿的指挥下,10月20日至23日,我军在清风店地区全歼敌新3军军部、第7师全部和军直特务营8000多人,活捉了敌中将军长罗历戎、中将副军长杨光钰。
    清风店大捷后,王文收到了晋察冀军区的嘉奖电。聂荣臻称赞道:“我们的情报组织抵得上十万兵马!”
    随后,王文等人又得到了石家庄兵力空虚、敌人内部矛盾重重、增援迟缓等情报,建议赶快攻打石家庄。晋察冀军区接到情报后,立即周密部署,于1947年11月12日解放了石家庄,取得了全歼守敌24000多人的伟大胜利。
    随着电报的增多和我军的节节胜利,敌人对我秘密电台的搜索越来越严。
    一天晚上,王文养的3条狗叫得很凶。王文便悄悄地起床、贴着墙根查看。他突然发现,一个人在房顶上正将一根天线挂在自己的天线杆上。
    王文知道这是敌人在侦察,便迅速将情况向上级作了报告。上级指示他将电台交给苏省悟隐藏,迅速撤退回到华北局社会部。
    1948年6月底,王文回到根据地,在华北公安部任政治保卫处电讯科副科长。
                   

    五、四进北平 借敌掩护屡建功勋


    1948年11月19日,党组织第四次派王文进入北平,目的是加强华北局与北平的电讯联络。王文又回到了苏省悟的“影悟无线电商行”。
    这时的北平已经被解放军包围,傅作义指挥的军队都龟缩在北平附近,城里很多民房都住进了傅作义的军队,苏省悟家也住了一个炮兵排。
    王文见原来架设电台的房间已经被排长和两个班长占住,自己只好收拾北院盛煤的小屋作为工作室。他将地下方砖起开,挖了个洞,将小型收发报机隐藏在里面。工作室解决了,可是这里与原天线距离远,无法使用,新架设天线是个大难题。
    王文经过反复观察和思考,终于想出了办法。他以这排士兵乱放毛巾、手套、杂物为借口,在他们屋里拉了一条铜线,一头在原天线附近,一头钉在北门头上,可连接小煤屋。这样,将发报机的输出端用小夹子夹上天线就可发报了。
    铜钱接好后,王文假装关心地对这些当兵的说:“我给你们拉一根铜线,诸位长官可在上面挂毛巾、手套等物件,这样屋里就可以整齐一些。”士兵们对无线电是外行,没有看出真实意途,连声称谢。
    这些士兵们昼夜无事就玩牌、赌钱、喝酒。王文就利用他们赌钱、喝酒的机会,在凌晨2点用手电筒照明发报,在十分困难危险的环境中,保证情报传递渠道的畅通。
    由于战事吃紧,守城敌军强迫北平市民出城挖战壕,要苏省悟家也出2个人。如果去2人挖战壕,联络就无法进行。王文和苏省悟商量,决定利用驻在家里的军人做挡箭牌。他们经常买点酒菜,请排长和班长吃喝,并流露出家中又要照料炮兵排的骡马,现在又要外出挖战壕,人手不够之意。敌排长表示,有我们在,你们不要理他!
    这天,警察所和有关人员来通知,要苏省悟家去2人到警察所集中挖战壕。敌排长瞪着双眼对来人吼道:“房东天天给我们喂骡马,整天累得够呛,我没找你要人,你反到这里要人!”说着就要动手打人。来人见惹不起,赶紧溜了。从此,再也没人找挖战壕了,联络也没有耽误。
    1948年11月,我人民解放军解放沈阳、锦州后,迅速入关。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在这种情况下,企图带上7个主力师经天津、塘沽坐船到青岛。北平情报组得到这个情报,王文立即将其发出。我解放军根据情报很快控制了平津铁路、公路,并解放了杨村、廊坊、安次、河西等地。
    傅作义见天津去不成了,又下令将北平城内从东单到南跑马场一带,砍树推平,修一条供飞机降落的临时跑道,每天由南京、上海来多架运输机,运送粮食,并企图将7个主力师空运到青岛,自己也可乘飞机南逃。北平情报组得到这个情报并及时发出。我围城部队迅速调集高炮,有敌机飞来,就用高炮射击,使敌人的飞机不敢在东单降落,空投的粮食也都落在安定门外我军的阵地上。
    傅作义见出逃之路被堵死,再加上中共秘密组织做工作,最后终于接受了和平改编。我解放大军于1949年1月22日和平解放了北平。
至此,王文结束了“潜伏”生涯。
                   

    六、二者相比  相同相似之处频频


    电视连续剧《潜伏》热播后,人们对战争年代那些在隐蔽战线出生入死的真人真事给予了极大的关注。经过很多探寻,人民把翠萍的“原型”锁定在王凤岐的身上。
    因为,和翠萍一样,王凤岐的枪法也很准,也假扮情报人员的阔太太掩护秘密发报工作。而且和剧情发展相仿,王凤岐在隐蔽战线工作期间也和起先的战友王文最终正式结成了夫妻
    王文是有文化的留苏干部,王凤岐是枪法很准的游击队长,就像电视剧《潜伏》那样,为了共同的事业,他们走到了一起。

    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站地处晋察冀革命根据地的前哨,是1941年年初根据中共中央社会部的意见在根据地与北平城之间建立的、负责传递情报和护送来往人员的工作站。从1939年6月至1949年1月北平解放,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站历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时期。在那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年代,秘密电波在这里收发、情报在这里接送、物资在这里转运,中央领导阅读的报纸、医疗等物资从这里秘密发往延安,大批爱国青年、革命人士和国际友人,都是通过这里秘密前往延安。《潜伏》以及老电影《地下尖兵》中的许多剧情都来源于这个联络站的真实工作场景。
    1949年1月30日,就在大家欢庆北平和平解放、解放军即将举行入城仪式之际,王文奉命离开北平,随社会部部长许建国赶赴天津,从国民党手中接管警察局。在组织的安排下,他与长期分居的妻子王凤岐在天津团聚,这对红色“特工”从此真正过上了正常的夫妻生活。
    新中国成立后,王文历任天津市公安局科长、处长、副局长等职;王凤岐历任天津市公安局边防检查股股长、侦察股股长、行政处副科长等职。这对革命伴侣是新中国的第一批人民警察,在建设新中国的战斗中,为保卫社会主义建设和公安工作的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

   

    (注:本文参考了有关报刊和网络资料)    

 



责任编辑:admin